返回

光阴之外 第852章 人族大天骄

圣城内,传出哗然之声,那些曾经挑战过许青的炎月修士,一个个目中闪烁,没有轻举妄动。

对他们之中的部分人来说,挑战的价值不是真正去出手,而是博取一个名声罢了。

之前也是看到许青始终没有应战,且背后有暗手在推波助澜,所以这些修士选择从众而已,至于此刻……他们并没有出手的想法。

所思,只是看戏。

不过也有一些炎月修士,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去挑战许青,他们无法接受一个人族凌驾于本族之上。

这种耻辱的感觉,使得他们心中愤愤不已。

这一类修士往往都具备一定的杀手锏,对自身有自信,即便是听说了许青一路的战绩,也听到了明南世子的死亡,但……

对于他们而言,生命的意义并不是体现在长度上,而是亮度。

相比于低头平庸的长寿,他们更想要的是璀璨与辉煌,哪怕只有一瞬,但此生值得。

炎月玄天族,本就是一个民风彪悍之族,也是一个可怕之族。

所以下一瞬,立刻就有数十位炎月修士,各自升空,展现出归虚一阶的气息,化作长虹,直奔城外。

更有肉身天赋之力,在他们的身上爆发,形成气血。

使得天地色变,一条条道痕在内显露,集合这数十修之力,使得天幕起了波澜,似有一只无形的大手,向着许青那里镇压。

想要将许青身上续接了红霞的血光,直接摧枯拉朽。

而炎月的底蕴,也从这里能看出一二。

要知道在人族偏远区域里,归虚修士已经是一方霸主了,但在炎月玄天族内,他们只是翘楚罢了。

此刻这数十位归虚一阶,气势如虹,带着灭绝与镇压之意,划破长空,掀起尖锐的破空呼啸,冲出城池的一刻没有丝毫停顿,向着许青那里,各自出手。

炎月玄天族内,哪怕是挑战,但也不会强行限制一对一,在炎月玄天的认知里,强者……可不是一对一之下出现的。

真正的强者,真正可以让人信服的,是能以一敌百,以一敌千,从而展现出镇压同代的无上霸气之修。

只有这一类修士,才会在炎月玄天族内,被人认可是天骄。

所以,他们的出手没有任何迟疑,一时之间天幕的一条条道痕,好似活了一样,化作银色金龙,咆哮八方。

更有数十件不俗法宝,其内刀枪剑戟都有,伴随道痕而来,最后方,是那数十万修士神通与肉身之力的爆发。

法则在这里崩塌,规则在这里黯淡,风雨雷电混乱交错,春夏秋冬无序变迁,齐齐降临许青所在之处。

许青抬起头,目有寒蕴,他感受到了四周规则与法则的模糊,感受到了全身上下传来的挤压之意。

也感受到了被局限在内之感。

这是天道之力于此地被驱除所带来的感应,也是来自敌人的天道取代一切的征兆。

可没关系,既然此地四季之变混乱,自然之力无序,那么……自身若强,山风大浪,也都难以撼动丝毫。

下一瞬,数百万魂丝从许青体内爆发而出,在其身后飞速汇聚,第一神灵态出现,接着是第二神灵态,随后是第三神灵态。

许青不打算拖延,也不会给敌人反击的机会,所以他一出手,就是以碾压之力。

这是他的习惯。

所以刹那间,第三神灵态散出恐怖波动,毒禁之力爆发,紫月之力升腾,鲜血也在欢呼,天地一片赤红。

如同红霞落地,笼罩八方,遮掩一切探查。

这一刻,三座圣城内,一道道目光,一缕缕神念都在蔓延而来,甚至还有一些升空而起,远远关注。

虽看不到红霞内的具体,但可以通过波动去感知大概。

这里面有看戏者,也有接下来准备出手者,他们都在观察,观察许青的真正战力。

但他们的表情,大都从容平静,无论是神情还是内心,虽有在意,可波澜其实不大。

因为,他们是炎月玄天族群。

因为,他们是这望古大陆的超级大族之一。

因为,三尊神灵之下的他们,在这天地内的绝大多数区域,他们都是高高在上,每一次的族群狩猎,都能牵动无数族群之心。

这种族群带来的尊严,以及自身的骄傲,使得他们对于下族,并不在乎。

许青这里,也是因拿到了大狩猎的首席以及一系列的战绩,才有了特殊。

只是……这种从容与平静,在十息之后,随着天地红霞内传出一声声凄厉之音,纷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改变。

下一刻,两个炎月修士的身影,从红霞内一冲而出,神色各自惊骇,试图全速逃遁,但其中一人,没有冲出多远,其背后霞光里传来呼啸。

无数条魂丝连接的血色触手,从内急速而来,将其追上,不给他任何挣扎的可能,瞬间缠绕,更是穿透血肉,钻入体内。

猛地一拽。

那炎月修士目中露出绝望,被直接拽入红霞里,接着看不清具体的红霞中,回荡一声让人心神一震的凄厉哀嚎。

而另一个逃出者,神色一样惊恐,直奔圣城。

只要踏入进去,他就可活,毕竟圣城里不允许出手。

可就在他距离圣城只有十丈时,他的身体忽然一顿,脸上惊恐的表情被微笑取代,身体也停顿下来,冲着圣城,诡异一笑。

但其目中,惊恐却更为浓郁。

紧接着,他抬起双手,按住了自己的脖子,狠狠一捏,咔嚓之声回荡,直接转了一大圈,随后身体修为燃烧,整个人肉眼看见的自燃而亡。

与此同时,红霞内巨响震耳欲聋,直接化作碎片,被里面爆发出的波动,横扫开来,露出了满地正在飞速腐烂消散的尸海

以及站在那里,浑身血光滔天,长着无数血色触手,被一片血湖环绕的神灵身影。

平静的,望向圣城,依旧是一句话没有。

三座圣城内的炎月修士,一个个神情凝重起来,他们在不同的区域,凝望着同一道身影,心中掀起波澜。

这波澜,一方面来自于那数十位同族的战死,而更大的波澜则是……许青的平静。

从始至终,一句话都没有,只是站在那里,望着圣城。

隐约间,一股镇压时代的气息,似在其身上初现出来。

即便是一些炎月老一辈修士,也在此刻内心有所波动。

“人族大天骄……”

人族,曾经的望古大陆,第一强族!

如今日落西山,一代不如一代,但终究还是偶尔会有璀璨之光于天地闪耀,映入炎月这些老一辈修士的记忆里。

与此同时,当日大皇子第二枚玉简内所记录的那几十位炎月各族群的天骄之修,他们也在圣城内。

但此刻,没有人选择出手。

与许青曾经所想一样,他们的目标是第二环节的坐骑,这可以加持他们的战力,从而让他们能在第三环节里,获得更大的收获。

而这期间的一切出手,都需值得才可,选择与许青生死一战,无论胜负,对自身都必然有伤势之损,若因此错过了后续大狩猎,得不偿失。

所以,他们在各自的洞府,只是感知了一下城外,就纷纷收回神念。

那几位大皇子重点告知许青的大天骄,也在其内。

此刻,星炎圣城内,一处奢华的高塔之上,盘膝坐着一位神色冷漠的青年。

其膝上,放着黑色重剑,散出浓郁的血腥味。

坐在那里的他,一身黑袍,一头长发,炎月本族的密纹蔓延全身,包括其面部,在那明暗的闪烁之间,透出一股恐怖的波动。

肉身,已然超凡入圣,修为,更是难以感知具体,只有从其身上散出的气息,判断属于归虚这个境界的大圆满程度。

此人,正是炎月本族序列第四的……天墨子。

那一身密纹以及重剑,就是他的特征。

他的目光,一样是落在城外,对于许青这里,他听说过,也知晓其战绩,更明白是谁在幕后推波助澜了这件事。

可他不愿参与在内,与天骄去争,已不是他的路,他要的是神域内的血。

所以只是扫了眼,他便收回目光,不去理会。

同一时间,在月炎圣城内,一处酒楼中,正坐着一个身穿青色长袍文士打扮的青年,其衣着与人族相似,甚至相貌也偏柔和,正与坐在对面的两位炎月女修笑谈。

“你们说,那个人族如何呢?”

“我听说过他,有点意思呢。”

青年笑着品着菜肴,笑着开口。

其对面的那两个女修,笑容甜美,相貌一样偏人族,只是肤色不太正常,表情一直没有变化,甚至动都不动一下。

酒楼内,还有其他客人,数量不少,乍一看应该很热闹的样子,可偏偏所有客人,都是一动不动,保持着各种姿势。

不远处,店家张开口,似在吆喝。

楼梯处,伙计抬脚,正要上来。

若细致的观察,那么可以看出,这里的所有人,根本不是生灵,而是玉石打造的傀儡。

整个酒楼,只有那青年,才是唯一生者。

而在炎月玄天族内,有一人,尤喜这种傀儡。

那便是炎月序列第三的……凡世双。

此刻,他自言自语之后,又微微点头。

“你们说的对,他的眼神,的确是有些像你们的同类。”

“那么,你们说,我要不要让他加入你们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