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光阴之外 第854章 神山骚音

苍穹,更红。

圣城内,一道道目光,一缕缕神念,凝聚在许青身上,其内吃惊、震撼、复杂、奇异,种种色彩浮现。

最终,化作了寂静。

许青,以他的出手,震慑了八方,也证明了自己的强悍。

第一环节首席,他拿得!

一时之间,也没有人继续飞出圣城挑战。

实在是许青所展现的行为,在众人心中掀起了不同程度的波澜。

若许青以修士的手段行事,那么还好,可他用的是神灵之力。

这给人的感觉,就惊心动魄了。

虽修士接触神灵久了,或许也能展现神术,尤其是神使,更可这般。

但能像许青这样,将一个归虚四阶未来死亡的画面拽出,替代了现实,还是罕有。

这也是很多修士这一生,首次看见。

而那位被替换了死亡画面的白泽族中年修士,他的凄惨,就更是触目惊心。

此刻他嘴角鲜血还在无法自控的溢出,五脏六腑都在撕裂腐烂,神魂也都萎靡黯淡,不可逆转。

碎灭的大世界带给他的不仅仅是修为的锐减,还有生命的枯萎。

其身躯肉眼可见的衰老,直至退后到了千丈外,在数位白泽族修士焦急的临近支援下,才勉强的稳定下来,可却成为了一个归虚二阶的老人。

浑身上下死气浓郁,暮年之意明显,还有余悸之感从其神情表露,很是强烈。

他内心翻腾,死里逃生之后,回忆之前那一战,很清楚方才那一瞬间,自己已经是死了一次。

如果这是在战场上,没有圣城的规则庇护,那么自己如今也还是要面临死亡。

这个想法,使得他神情上的余悸扩散,蔓延全身,化作了颤栗。

面对城池外许青如今投来的目光,他也本能的避开,不敢去对视。

从心底,已被震慑。

眼看这般,许青收回目光,不再去看,不过他已将对方的气息牢牢记住,准备以后会找个机会斩草除根。

带着这个想法,许青望向被丁一三二困住的那位司厄族修士。

脚步抬起,一步步走去。

每一步落下,虚无都在其脚下掀起波澜,如同走在水面。

而丁一三二内,厄运也在降临,任凭那位司厄族修士如何展开咒法,也都于事无补。

一切咒法,都在厄运里消散,丁一三二的神权,对于咒法一类的神通,存在极端的克制。

被困在其内的这位司厄族修士,无法脱困。

只能在这无尽的厄运叠加之下,逐渐的枯寂与遗忘。

而许青的走来,加速了这个过程。

此刻其身影迈步间,已在了丁一三二之上,第四神灵态的紫色月光洒落,笼罩丁一三二,正要为其加持。

可就在这时,洒落的月光,忽然改变方向,不再是落下,而是骤然汇聚在许青前方,形成了一片紫色的光幕。

下一瞬,一根手指,从虚无伸出,被阻挡,落在了这片光幕上。

轻轻一碰。

紫色光芒掀起波纹,竟肉眼可见的化作白色,折射出玉石般的光泽,最终化作了……玉石!

远远看去,这玉石光泽飞速蔓延,所过之处,紫色月光形成的光罩随之改变。

整个过程也就是一息的时间,一个弧形的玉石罩,出现在了半空。

失去了紫月之力,向着大地坠落。

砰的一声,砸在了丁一三二上,四分五裂的同时,与其碰触的丁一三二,竟也开始了玉石化。

这一幕极为突兀,也来的无比迅猛,许青没有任何迟疑,月光汇聚在前,身体蓦然倒退,右手更是抬起一指。

顿时正在被玉石化的丁一三二,变的模糊,消失不见。

而退到远处的许青,目中露出精芒,抬起头,凝望半空中伸出手指的区域。

那里虚无同样散出玉石的光泽,在这光芒里,一个身穿文士长衫相貌秀美,与人族有些相似的青年,逐渐显露。

最终彻底清晰,他冲着许青笑了笑。

“我的那些小伙伴们,看上了你,想要让你成为他们的同类。”

这青年声音轻柔,不带丝毫火气,好似在述说一个事实与不可改变的未来,其目光也是温和,甚至还蕴含着一些亲近之感,如看自己人。

许青不为所动,只是目中幽芒闪过。

虽是第一次与此人真正见面,但在这之前,于大皇子的玉简里,许青看见过眼前这位。

他的脑海,也浮现出了大皇子对这位的介绍。

“凡世双,归虚三阶,序列第三,具备归虚大圆满战力,甚至有过与刚刚踏入蕴神的外族大能生死交战,成功逃遁不死的经历,此人是月炎上神所属司权国内,第一翘楚。”

除了这些介绍外,许青之前详细查看玉简时,也看到了对方出手的留影。

一切与其碰触者,都会成为玉石。

而这凡世双也有一个习惯,喜欢将与其敌对之修,化作玉石傀儡,收藏伴随左右。

“炎月玄天本族,超越拓石山的大天骄……”

许青心中升起凝重之意,方才对方出手的那一瞬,他感受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,尤其是那种玉石的变化,他在其上感应到了神灵之力。

于是目光扫过四方,一道道玉石傀儡的身影,穿着不同的衣着,在八方出现。

一个个一动不动,盯着许青。

“怎么不说话呢,是默认了吗。”

凡世双笑着开口,目光在许青身上打量,越看越是满意。

“将这个形态以玉石固化,成为我府邸内的一尊雕塑,还是很适合的。”

“我劝你莫要挣扎,一不小心破坏了形态,那就可惜了。”

“而你,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凡世双轻笑,右手抬起微微一甩,一身归虚大圆满的战力波动,在其身上滔天而起,一时之间苍穹轰鸣,大地颤抖。

更有风暴在他身上升腾,连接天地。

掀起的大风,吹过四方,使得夜空也都扭曲起来,隐约可见一道道流星划过,那是道痕。

一开始还好,但很快道痕变得惊人,数量越来越多,最终无比恐怖,几乎连成一片,化作了流星雨。

那种无与伦比的气势,许青没有在任何归墟修士身上看到过,不由双目收缩。

更有重叠之影在天幕浮现,弥漫苍穹,如同诸天神魔齐临。

每一尊,竟都栩栩如真,怒视大地,散出恐怖威压。

这是归墟二阶的表现,只是将归墟二阶形成了神魔之影,许青前所未闻。

而正常来说,归墟三阶会有由神念所化的虚幻气泡出现,但在这凡世双这里,也非如此。

形成气泡的,不是神念,而是那些神魔之影。

他们蕴含了生命的起源与死亡,在出现后各自碎裂,又重新形成,最终汇聚出了一幕巨大的画面。

那是一个超级大世界,覆盖天幕,波及虚无,超出寻常归墟虚界十倍不止。

尽管也是虚幻,但其内拥有山河,具备日月,存在众生,规则与法则兼备,如同一个真正的世界,正在持续的运转。

似乎只需这世界再真实一点,便是蕴神。

而随着这一幕的出现,凡世双身上散出的气息,让许青心神更为凝重,这气息……超越了之前那位白泽族中年太多太多,似皓月与微星,完全不可比较。

虽都是归虚四的表现,可相互之间的战力,差距极大。

“十息,结束。”

凡世双微微一笑,脸上露出一抹邪异之意,右手抬起,向着许青那里,轻轻一按。

这一按之下,城池外的天幕,传来惊天雷霆,放眼看去,苍穹居然散出玉石光泽,就连大地也是这般,以许青为中心,其四周乃至上下的一切,都在这一瞬泛起玉光。

而这玉光,在形成的一刻,猛地倒卷,向着许青排山倒海而来。

危机感,在许青内心持续爆发,那种全身上下所有血肉都在颤粟的刺痛,使得许青有一种如面对蕴神之感。

险要关头,许青深吸口气,目中升腾战意,他也想知道自己的极限,到底在哪里,与这炎月玄天序列第三的天骄,存在多大差距。

其右手抬起,一层波纹在他脚下散开,好似成为了水面,正是井中捞月的起手式。

圣城内,无数目光与神念,也都凝望此战,这一战的意义,随着凡世双的出现,已经不一样了。

可就在许青与凡世双,即将碰触的瞬间,圣城内的神山,微微一震。

只是一震,天崩,成为碎片倒卷。

地裂,化作泥浪奔腾。

凡世双的玉石之光,刹那黯淡,瞬间就被抹去,他的脸上也不再是如之前那样的邪气,而是一脸虔诚,向着神山跪拜下来。

不仅他这般,此刻圣城内,所有修士,几乎都是呼吸急促,低头向神山跪拜。

许青这里,一切的神通也都无法展开,顺势向着神山躬身。

一个骚骚的声音,回荡苍穹,弥漫大地,在每一个修士的心中,成为神音,化作律令。

“第一环节刚结束,本想给你们一些休整的时间,可既然你们精力都这么充沛,那么也不要休整了。”

“第二环节大狩猎,山海大域传送,即刻开始。”

那是星炎上神的声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