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红色莫斯科 第1990章 久违的老朋友

“有道理,有道理。”西多林的话,让索科夫觉得非常有道理。如果雅科夫真的被调到了前线,自己出面打听肯定不会有什么结果,但朱可夫或者罗科索夫斯基出面,情况就大不相同了。“不过朱可夫元帅太忙,不能为了这种小事打扰他。我看,还是找个合适的时机,拜托大将同志帮我这个忙。”

这边正闲聊时,桌上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西多林一把抓起了电话:“我是参谋长西多林上校,您是哪里?”

片刻之后,西多林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:“原来是你啊,阿西亚,真是没想到你会打电话过来。”他快速地瞥了一眼索科夫,试探地问,“司令员同志就在我的身边,你要和他通话吗?”

说完,西多林将话筒递过来,对索科夫说:“司令员同志,是阿西亚的电话。”

得知是阿西亚打来的电话,索科夫心里充满了好奇,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来了第48集团军呢?他接过话筒贴在耳边,柔声说道:“阿西亚,你好!”

“米沙!”听筒里的阿西亚有些激动地说:“你调动了工作,怎么不及时通知我?”

阿西亚的话让索科夫有些尴尬,他这两天光忙着考虑该如何加强防御,以及研究进攻路线,还真把此事忘记了,此刻听到阿西亚兴师问罪,只能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,阿西亚,我刚接手新的部队,工作比较忙,把打电话通知你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你不会生我的气吧?”

“不会,不会,我怎么会为这种小事,来生你的气呢?”阿西亚通情达理地说:“不过下不为例,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,记得在第一时间通知我哦。”

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索科夫很爽快地回答道:“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,我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。对了,你是怎么知道我调到第48集团军的?”

索科夫心里很清楚,自己被调到第48集团军一事,就算是朱可夫,也是来这里之前才知道的,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阿西亚,又是如何得知的。难道在自己的身边,有她安排的眼线不成?

“你今天不是往武器装备部打过电话么。”阿西亚笑着说:“其中一位接线员来我这里看病时,无意中向我透露的。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你打了这个电话,没想到真的打通了。”

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阿西亚的解释,让索科夫想起自己在打电话找雅科夫时,的确向总机的接线员表明过自己的身份,正是因为如此,阿西亚才知道自己调到了新的部队。

索科夫脑中灵光一闪,接线员不知道雅科夫被调到了什么地方,但阿西亚应该知晓。毕竟雅科夫知道自己和阿西亚的关系,肯定会有意无意向她提起自己未来的去向。想到这里,他试探地问:“阿西亚,我今天打电话到武器装备部找雅沙,结果接线员告诉我,说雅沙已经调走了。你知不知道,雅沙调到了什么地方?”

“米沙,雅沙被调走的事情,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。”阿西亚说道:“昨晚我刚回家,就接到了雅沙打来的电话,他说自己已经调离了武器装备部,假如你再打电话回家时,让我转告你一声。”

索科夫一听,有戏,赶紧又接着问:“他有没有说,他调到了什么地方?”

“说了。”阿西亚说道:“他说他如今在总参谋部,担任作战部长什捷缅科将军的副手。”

“什么,他调动了总参谋部?”得知雅科夫居然被调到了总参谋部,索科夫不禁大吃一惊:“这消息可靠吗?”

“可不可靠,我不太清楚。”阿西亚说道:“不过雅沙在电话里是对我这么说的。”

“哎,真是没想到,他居然调到了总参谋部。”索科夫想起当初什捷缅科也向自己伸出过橄榄枝,但却被自己毫不迟疑地拒绝了,如今对方就让雅科夫接替了当初许诺给自己的职务。虽说在总参谋部工作听着好听,但却没有多大的实权。以前在武器装备部时,还能把自己搞到各种武器,如今却是无能为力。索科夫懊恼地说:“如此一来,我就算想搞武器,恐怕也是没有办法了。”

“米沙,不要着急。”阿西亚听出了索科夫语气中的沮丧,安慰他说:“接任雅沙职务的人,据说是刚从前线回来的,我明天去见见他,看能否通过他,给你的部队搞到一些最新的武器装备。”

虽然索科夫觉得此事由阿西亚出门,成功的几率不大,但在目前的情况下,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:“好吧,阿西亚,那就拜托你了,有什么消息,立即打电话通知我。”

“放心吧,米沙。”阿西亚在电话另一头说道:“如果有什么最新的消息,我会在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你的。”

与此同时,最高统帅部紧急召开的军事会议正在举行。

参加会议的人除了史达林、罗科索夫斯基,还有朱可夫、华西列夫斯基、和科涅夫、巴格拉米扬、梅列茨科夫等几个重要方面军的司令员,以及总参谋长安东诺夫、作战部长什捷缅科等人。

罗科索夫斯基向在座的人员介绍完自己的作战计划后,用平稳的语气说道:“根据侦察来的情报,完全符合我们的推测。首先,敌人排除了我们在这个方向进攻的可能性,因此这个地区敌人的防御,就不像其它地区那样强;其次,沼泽地带不光人可以通过,如果用木材铺路,甚至重武器也能通过。正因为如此,我提议用我方面军右翼四个集团军——第3、第48、第65和第28集团军,向博布鲁尹斯克进行主攻。”

史达林听完后,仰头望着罗科索夫斯基,似笑非笑地说?:“怎么,罗科索夫斯基同志,你和朱可夫时想把我们的部队往沼泽地里拖?”

罗科索夫斯基咧嘴笑了笑,说道:“这条路的确是不好走,史达林同志。但是有成功的可能。”

说完这话后,罗科索夫斯基看到史达林笑而不语,不免有些慌神,但还是强作镇定地说:“该考虑的问题,我们都考虑到了,史达林同志。”

这次史达林终于开口了:“可是我怎么觉得,你并不像把该考虑的问题都考虑到了。”说着,向远处的房门扬了扬下巴:“你到外面的那个房间,再考虑考虑你的作战方案,罗科索夫斯基同志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没想到自己会在会议上被史达林赶出去,只能收拾好桌上的作战地图,怏怏地离开。

等罗科索夫斯基离开了房间后,史达林慢条斯理地说:“接下来,让我们听听华西列夫斯基同志的意见。”

听到史达林点自己的名,华西列夫斯基不敢怠慢,连忙起身朝挂在墙上的地图走去,而史达林继续说道:“众所周知,在华西列夫斯基同志的指挥下,解放克里米亚的那一次战役,进行得非常成功。在那以后,华西列夫斯基同志和朱可夫同志,一起制定了整个夏季战役的计划。”说到这里,史达林停了下来,转身望向了站在地图前的华西列夫斯基。

华西列夫斯基见史达林的目光投向自己,连忙开口说道:“史达林同志,在制定夏季战役计划的时候,我们首先考虑了出席这次会议的各方面军司令员们的意见。

我们这次要进行的是1944年夏季战役,就是要从波罗的海沿岸到科尔巴阡山脉,在这一广大地域内进行一系列的大规模作战。这次夏季战役计划,将按照这样一个顺序进行:

第一次攻击,确定在六月初,列宁格勒战线先动,接着是卡累利阿地峡战线,攻击的方向是维堡。这次作战的目的,是彻底击溃芬兰军队,从而迫使该国退出战争。”

史达林听到这里,转身面向了梅列茨科夫:“祝你成功,梅列茨科夫。”

听到史达林这么说,梅列茨科夫这位曾经的总参谋长,脸上堆满了笑容,一脸憨厚地说:“谢谢,史达林同志!”

华西列夫斯基等史达林和梅列茨科夫的交流结束后,继续说道:“在此之后,总参谋部建议,把主动方向选择在白俄罗斯,因为这个方向有很多特殊的优越性。史达林同志。

首先,经过白俄罗斯境内到柏林,这个距离是最短的。

其次,在白俄罗斯作战,我们能得到白俄罗斯游击队的支援。

正如您所知道的那样,史达林同志。在白俄罗斯活动着有27万人的游击队。

第三点,当我们解放了白俄罗斯,我们的部队到达波兰国土时,友好的波兰人民将在那里迎接我们。他们已经和法喜寺占领军进行了五年艰苦的斗争。

所有的这一切,都说明了我们抉择的正确性。

参与这次战役的部队将有: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将军的白俄罗斯第三方面军,和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。”

“现在我建议,”史达林再次打断了华西列夫斯基的话,等众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后,慢吞吞地说:“把这次作战命名为‘巴格拉季昂’,以此来纪念我们的前辈,那位在1812年曾经为我们俄罗斯军队增光的统帅。”

他再次把头转向了华西列夫斯基:“华西列夫斯基同志,请接着说吧。”

“在‘巴格拉季昂’行动开始以后,当德军统帅部意识到我军将要在这里——白俄罗斯,将和他们进行一场决战时,而把后备力量从南方调过来的时候,科涅夫元帅的乌克兰第一方面军,就趁机向利沃夫发起进攻。”

说到这里,华西列夫斯基有意停顿了片刻,以观察科涅夫的表。见这位乌克兰第一方面军新任的司令员微微点了点头后,接着往下说:“最后由于我军所发起的这些强大攻势,敌人必然遭受惨重的失败。到那时,我们就可以转向巴尔干进攻,指向罗马尼亚、保加利亚、南斯拉夫和匈牙利。”

史达林等华西列夫斯基讲完之后,缓缓地转过身,望向坐在他左下手的朱可夫:“你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,朱可夫同志?”

在整个会议中都保持沉默的朱可夫,听到史达林询问自己的意见,不紧不慢地说:“史达林同志,战前我在白俄罗斯军区服务过很长时间,我很熟悉作战地区的情况。在这些沼泽和森林地带,是没有可能使用大量坦克进行作战的,所以我建议,”说到这里,他站起身,挺直腰板继续说道,“只用少数的坦克部队,作为突破力量,而把乌克兰第一方面军右翼的第1、第2、第3和第4这四个坦克集团军留在原地,暂时不动用。

这样一来,首先就可以迷惑敌人。毕竟德军指挥官通过他们的侦察兵,知道我坦克集团军的驻地。他们就会错误的认为,我们的主攻方向在乌克兰而不是在白俄罗斯。

其次,这些停留在原驻地的坦克集团军,将是我们第二阶段进攻的强大的后备力量。

第三点,还可以使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进攻部队的左翼,得到可靠的保障。”

史达林耐心地听完朱可夫的意见后,微微颔首,脸上带着笑容说道:“我同意。”

等朱可夫坐下后,史达林开口说道:“把罗科索夫斯基叫进来吧。”

很快,拿着地图的罗科索夫斯基从门外走了进来,迈着坚定的步伐来到了会议室的中间。

史达林站起身,把双手背着身后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罗科索夫斯基同志,你有没有考虑清楚,究竟应该把你们的主攻方向放在哪里?”没等罗科索夫斯基说话,他便自问自答,“还是通过沼泽地区吗?”

“是的,史达林同志。”罗科索夫斯基肯定地回答说:“主攻方向从我的右翼,直接冲向博布鲁尹斯克。我确定选择这个方向是正确的,史达林同志。”

史达林笑了,他围着罗科索夫斯基转了半个圈,然后开口说道:“既然前线司令员坚持自己的意见,这说明,他对这个进攻计划的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”他快步走向自己的桌位,嘴里说道,“把地图给我,罗科索夫斯基同志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等史达林落座之后,小心翼翼地把地图放在了他的面前。史达林随手拿起桌上的铅笔,龙飞凤舞地写下:“同意!史达林。”

当罗科索夫斯基的作战计划,在获得史达林批准的同时,索科夫接到了阿西亚从武器装备部打来的电话:“米沙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。接替雅科夫职务的军官,是你以前的老搭档——别尔金上校。”

“什么,是别尔金上校?”听到这个久违的名字后,索科夫情绪不免激动起来,“阿西亚,你确认没有认错人吗?”

“这怎么可能呢。”阿西亚在电话里说道:“你还在当营长时,他就是你的政治副营长,你的老搭档,我怎么可能认错呢。我把情况对他说了之后,他说你如果有什么需要,尽管给他打电话,他会全力支持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