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红色莫斯科 第2095章

傍晚时分,纳雷夫河上的浮桥终于架设完成。

而与此同时,空中出现了两架敌机,他们降低高度朝着浮桥投掷航弹,试图炸毁这座刚架设完成的浮桥。

率先俯冲的那架敌机,手指已经搭在了投弹按钮上,只能再降低一些高度,就可以投弹摧毁这座浮桥,让俄国人无法从纳雷夫河的右岸往左岸运送物资。

但就在他准备投弹的时候,飞机的四周绽放出无数黑色的烟团,随即飞机勐地一抖,犹如遭到冰雹的袭击一样,机身下、机翼下噼里啪啦一阵乱响。与此同时,驾驶舱的透明有机玻璃罩,被密如飞蝗的弹片顷刻间击得粉碎。飞行员顿时明白了,他是遭到了地面防空炮火的打击。不过这是他最后的意识,下一刻他就被无数的弹片打成了筛子,飞机一头栽下去,在河边的空地上撞出一团橘红色的火球。

跟在后面的僚机飞行员发现情况不对,勐拉操纵杆把飞机拉上云层。纵是如此,发动机也冒出了黑烟,好在他的运气不错,驾驶着中弹的飞机,摇摇晃晃地飞回了后方的机场。

赶跑了德军的轰炸机,在河边等候多时的车队开始渡河了,首先过桥的是牵引着火炮的卡车。这是索科夫的意思,左岸的登陆场上缺乏火炮,而近卫第120师在实施强渡时,由于船只的载重缘故,师属炮兵团的大多数火炮都留在了右岸地区。

浮桥边等候的炮兵第310团的联络员,见到火炮顺利过桥,立即迎了上去,引导这些车辆驶向了新建立的炮兵阵地。

罗科索夫斯基打电话给索科夫:“米沙,你那里的情况怎么样?”

“浮桥刚刚搭建完成,部队正在有序地渡河。”

“如今左岸的登陆场上有多少部队?”

“暂时只有尼基京少将的近卫第120师,”索科夫回答说:“后续部队将在半夜陆续过桥。”

“米沙!太慢了,你的速度太慢了!”听完索科夫的回答,罗科索夫斯基有些不悦地说:“如今左岸登陆场的兵力太少,若是德军此刻发起大规模的进攻,他们能顶得住吗?”

受了罗科索夫斯基批评的索科夫,并不敢反驳对方,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说:“放心吧,元帅同志,要增援左岸的部队早已等在岸边,只等牵引火炮的车队过完之后,他们就会开始渡河的。”

“为什么要让炮兵先过河?”罗科索夫斯基质疑道:“如果没有步兵的掩护,炮兵在德国人的面前就是待宰的羔羊。一旦敌人夺取了没有步兵掩护的炮兵阵地,他们就能调转炮口轰击你们的右岸阵地,到时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,你想过没有了?”

“元帅同志,您误会了。”索科夫见罗科索夫斯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,赶紧向他解释说:“如今正在渡河的炮兵,是近卫第120师的炮兵团。在白天的强渡战斗中,由于船只无法搭载重型武器,所以这些火炮都留在了右岸。如今浮桥已经架好,我决定让这些火炮先过桥,让近卫第120师的炮兵团能做好战斗准备。不管德国人什么时候向登陆场发起进攻,他们都能在第一时间为步兵提供必要的炮火支援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意识到自己误会了索科夫,有些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,米沙,是我没有搞清楚状况,就胡乱批评了你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如今巴托夫将军在左岸建立的登陆场,正遭到德军的不断反击,假如敌人发现在那里的反击不奏效,很有可能调转方向对鲁然镇发起强攻,到时你们所面临的压力会很大。”

索科夫心里很清楚,上级命令自己在鲁然镇方向建立登陆场,就是为了帮巴托夫的部队分担压力,使敌人无法集中所有的兵力,在普乌图斯克展开全面的反击。正如罗科索夫斯基所说的,一旦德军发现他们在普乌图斯克地域的进攻无法奏效,肯定会选择其它薄弱的地方作为新的进攻方向,而鲁然镇无疑就是最弱的一个方向。

想明白这一点后,索科夫对着话筒说:“元帅同志,您放心,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,将尽可能多的部队派往左岸的登陆场,并建立牢固的防线,抵御德军的进攻。”

“米沙,我还想提醒你一句。”出于对索科夫的爱护,罗科索夫斯基等他说完后,又补充了一句:“如今你们所控制的登陆场面积还不大,若是有过多的部队拥挤在一起,一旦遭到德军的轰炸或者炮击,恐怕会造成不小的伤亡。”

虽然罗科索夫斯基没有明说,但索科夫心里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意图,是让自己扩大登陆场的面积,连忙保证说:“元帅同志,请您放心,等天亮之后,我们会尽快展开对德军的进攻,力求扩大登陆场的面积。”

放下电话后,索科夫与波涅杰林和西多林商量该如何扩大登陆场的事情:“副司令员、参谋长,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,在天明之前,将把近卫第1和第6师都部署在左岸的登陆场。不过元帅同志的话说得很对,我们如今在左岸的登陆场面积太小,假如让这么多的部队都拥挤在这块狭小的区域,那么一旦遭到德军的轰炸或者炮击,恐怕部队会蒙受不小的损失。”

对索科夫的这种说法,波涅杰林是表示赞同的:“没错,司令员同志,你说得对。将这么多的部队都集中在如此狭小登陆场上,看着我们的部队是增加了,但实际上过于密集的队列,反而容易成为德国炮兵和空军的攻击目标。”

西多林盯着地图说:“我看可以考虑让近卫第1师向东北方向发展,尽可能地靠近普乌图斯克地域,这样可以和巴托夫将军的第65集团军呼应。”

“参谋长同志,你的想法不错,但实施起来有一定的难度。”波涅杰林指着地图对西多林说:“你可能忘记了,我们和第65集团军之间的这片区域,基本都是泥炭地,很难使用坦克的。单纯用步兵去进攻敌人,那等于是让指战员们去送死。”

索科夫在俄罗斯待的时间很长,自然知道所谓的泥炭地,就是抽干了水的沼泽地,在这样的土地上,的确无法使用坦克部队。可要是没有坦克的配合,向第65集团军靠拢的步兵,恐怕会付出极大的伤亡。

西多林想了想,随后提出了一个方案:“副司令员同志,你看这样行不行。我们派遣工程兵到这一地域铺设道路,开辟出可供坦克行驶的道路……”

“参谋长同志,你的这个想法太不现实了。”波涅杰林不等西多林说完,就直接打断了他后面的话,并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:“德军一旦发现我们在铺设道路,肯定会采用轰炸或炮击的方式来阻止我们,到时修路的工程兵就会伤亡惨重。就算德国人不来阻止我们修路,从鲁然镇到普乌图斯克,足足有三十多公里,要在如此长的距离铺设道路,将是一项多么大的工程,没有专门工程机械的配合,靠人力是非常难以完成的。”

波涅杰林的话,等于是彻底否定了西多林的提议。索科夫耐心地听完了两人的争论之后,开口说道:“我觉得副司令员同志说得对,从鲁然镇修筑一条前往普乌图斯克的道路,既劳民伤财又没有任何的必要。与其派工程兵花那么多的时间铺路,倒不如让他们利用这工夫在纳雷夫河上多搭建几座浮桥,以提高两岸之间的运输能力。”

“至于说到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,以扩大登陆场的面积,我是这样考虑的。你们来看。”索科夫将放在桌上的地图朝自己的面前拖了拖,随后拿起一支红蓝铅笔,用红色的一头在地图上划出了一条条的虚线:“向鲁然镇的东北发展,已经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了。剩下的就是向西和西南两个方向。”

“我觉得应该向西。”索科夫的话刚说完,西多林就抢着说道:“如今敌人的主力都被调往了普乌图斯克地域,而我们正面的敌人相对薄弱一些,从而使我们能快速地前出到西面更远的位置。”

波涅杰林没有针对此事发表任何看法,而是征求索科夫的意见:“司令员同志,不知你是怎么考虑的?”

“向西发展,我觉得不合适。”索科夫知道自己的这种说法,两人都会产生疑问,不等两人问起,便主动说道:“你们看看地图,假如向西发展,等于我们的登陆场就变为楔入德军方向的一个楔子。敌人为了保证他们防线的完整,肯定会对我们进行疯狂的进攻,试图拉平他们的战线。而到了那个时候,前出到西面的部队,就面临着与主力被切断的命运,因此我们不能冒这个险,免得葬送了我们的有生力量。”

“这么说来,你是打算让部队向西南方向发展?”波涅杰林试探地问。

“没错。”索科夫点了点头,向两人说明自己的理由:“你们看看,如果我们的部队向西南方向发展,就能在背靠纳雷夫河的情况下,扩大登陆场的面积,而且还不用同时遭到几个方面的进攻。”

“如果向西南方向发展,我们登陆场的面积的确扩大了,但防御纵深却不够。”波涅杰林皱着眉头说:“没有足够的防御纵深,而防御正面又过于宽阔,会导致我们的兵力分散。这样一来,等德军向我们发起勐攻时,防线就有被突破的可能。”

波涅杰林的担心,索科夫也考虑过。他用铅笔在纳雷夫河的位置画了一条线,继续说道:“副司令员同志,我是这样考虑的。若是我们向西南方向发展,扩大了登陆场的面积,那么就能在纳雷夫河上多架设几座浮桥,将更多的部队和技术装备运过去。就能在短时间内积蓄更多的力量,并主动向西面的敌人防御地带发起进攻。”

西多林有些诧异地问:“司令员同志,你刚刚不还说。我们的部队不适合向西面发展么?怎么一转眼,你的计划就发生了变化。”

“参谋长同志,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。”看到西多林一头雾水的样子,索科夫向他解释说:“假如我们在纳雷夫河上只有一座浮桥,运输能力有限,若是要向西发展的话,就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更多的部队运送到左岸的登陆场。但假如我们先向西南方向发展,扩大了登陆场的面积,并在河上架设了更多的浮桥,就能提高兵员和技术装备的运输速度。就算部队向西发展时,侧翼遭到了德军的威胁,我们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调集更多的兵力来化解不利的局面。”

波涅杰林对索科夫的提议,表示了支持:“我同意司令员同志的意见,渡河部队先向西南方向发展,等扩大了登陆场,建立了更多的浮桥之后,再向西发展也不迟。”

而西多林把索科夫说的方案仔细琢磨一番后,觉得很有道理,便点了一下头:“说得没错,先扩大了登陆场的面积,再向西发展也不迟。”

停顿片刻之后,他向索科夫请示:“司令员同志,除了近卫第1和第6师外,你还打算把那些部队调往左岸登陆场?”

“步兵第211和第284师在筑垒地区的解围战斗中,部队减员很厉害。”索科夫说道:“这次就让他们留下来担任预备队,另外调步兵第3和第109师前往纳雷夫河边待命。等到登陆场的面积扩大之后,再渡河前往登陆场。”

“那炮兵和坦克部队呢?”西多林接着问道:“是让他们继续留在了右岸,还是让他们前往左岸的登陆场。”

“炮兵继续留在了右岸地区。”索科夫说道:“至于说到坦克部队嘛,先调一个坦克旅过去协助步兵作战,其余的暂时都留在右岸地区,等时机成熟时再渡河也不迟。”

西多林快速地记录完索科夫的命令后,点着头说:“明白了,司令员同志,我会尽快将您的命令传到给下面的部队。”

趁着西多林打电话的工夫,波涅杰林还提醒索科夫:“司令员同志,我觉得德军为了阻止我们扩大登陆场,肯定会出动空军进行轰炸的。若是没有空中掩护,我们地面的部队就算再强,恐怕也会吃亏的。”

索科夫听到这里,就明白波涅杰林要表达的意思,连忙说道:“我会与元帅同志联系,请求波雷宁将军的空军配合我们在登陆场方向的行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