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红色莫斯科 第1987章

索科夫原以为朱可夫怎么也得过几天才能赶到,自己有足够的时间,在他到来之前,做好所有的准备工作。但令他没想到的,第二天中午,朱可夫就在罗科索夫斯基的陪同下,来到了第48集团军司令部。

看到突然出现的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,索科夫不免大吃一惊,连忙上前向两人敬礼:“元帅同志,大将同志,您们怎么到这里来了!”

同样吃惊的还有朱可夫,他扭头问罗科索夫斯基:“科斯契卡,这是怎么回事?米沙怎么会在这里,他不是应该在第47集团军吗?”

“元帅同志,这件事很复杂,我待会儿再向你解释吧。”

索科夫招呼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坐下后,命人送来了茶水和点心,随后小心谨慎地问罗科索夫斯基:“大将同志,您怎么想起和元帅同志到我这里来呢?”

罗科索夫斯基并没有立即回答索科夫的问题,而是扭头看向了朱可夫,似乎想得到对方的什么指示。

朱可夫点了点头,说道:“科斯契卡,米沙也不是外人,你有什么话,就直接说吧。”

“米沙,情况是这样的。”罗科索夫斯基对索科夫说道:“昨天你们右翼的第65集团军,向帕里奇方向发起了进攻。其中某师第36团2营的指战员,在经过一番激战之后,成功地占领了德军的217阵地。但令人遗憾的是,由于德军的炮火勐烈,他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之后,依旧无法继续前进。”

“当时我和朱可夫元帅正在第65集团军视察,了解这种情况之后,便给集团军司令员巴托夫上将下达了命令,让他暂时停止对帕里奇方向的进攻行动。”

“当时元帅问巴托夫:‘帕维尔·尹万诺维奇,你觉得向帕里奇方向的进攻能成功吗?还有,你对这个进攻方向是怎么考虑的?’

巴托夫思索了一阵后回答说:‘这一方向当然很吸引人,土地干燥,没有河流障碍。但敌人也不是笨蛋,他们在主要的制高点,都设有强大的纵深梯形防御工事。如果我军非要向帕里奇进攻,就意味着要付出重大的伤亡。’

我听后插嘴说:‘对,巴托夫考虑得很对。如果我军在帕里奇方向发起进攻,完全在德军的意料之中,他们正等着我们去自投罗网呢。’

元帅考虑了一下,又问巴托夫:‘你们左翼方面的情况如何?’

巴托夫说:‘那儿的地形,部队运动非常困难,有大量的河流河滩,还有不少的沼泽地,不是进攻的理想地区。’

得知这里的地形不利于展开进攻,但元帅还是决定过来瞧瞧。这不,我们就来到了这里。”

“米沙!”罗科索夫斯基的话刚说完,朱可夫就开口问索科夫:“前两天,我看了罗科索夫斯基制定的一份计划,居然打算在沼泽地区对敌人展开进攻。我当时看到这份计划的第一反应,就是太荒唐了,制定这个计划的指挥员,应该立即送上军事法庭。”

索科夫听朱可夫这么一说,顿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因为制定计划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。假如自己真的因为此事被送上军事法庭,当初还不如不向罗科索夫斯基提这个建议呢。

但朱可夫接下来的话,却让他把悬在嗓子眼的心,又重新放回了肚子里:“当昨天在第65集团军视察,目睹了部队在进攻中的伤亡情况之后,我又再次看了罗科索夫斯基的那个作战计划,发现简直是天才的构想。把明显不适合作战的地区,作为我军的主攻方向,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,只要不出意外,就能轻松地突破德军的防线,加快我军解放白俄罗斯的进程。”

听到朱可夫的夸奖,不管是索科夫还是罗科索夫斯基,都暗自松了口气。

停顿片刻后,罗科索夫斯基开口说道:“元帅同志,在来这里的路上,你不是一直在问,想出这个作战方案的天才是谁吗?”

朱可夫从罗科索夫斯基说话的语气中,隐约猜到了提出作战方案的人是谁,但他还是谨慎地问了一句:“是谁?”

“喏,他就在你的面前。”罗科索夫斯基笑着说:“这个天才的进攻计划,就是米沙最初提出来的。”

虽然早就猜到自己看到的进攻计划,和索科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但此刻得到罗科索夫斯基的确认,朱可夫依旧感到了震惊:“米沙,真的是你提出的进攻方案?”

“没错,是我提出的。”

“天才,你简直是天才。”朱可夫欣慰地说:“我就说能想出这种方案的人,不会是普通人,看来我的猜测的确没有错。”

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罗科索夫斯基就趁热打铁地说:“元帅同志,你不是问我,米沙为什么会出现在第48集团军司令部,而是第47集团军司令部吗?”

到这种时候,假如朱可夫还想不清楚两者之间的联系,他这个元帅未免就太徒有虚名了:“难道和这个计划有关?”

“没错,元帅同志,的确如此。”罗科索夫斯基点着头向朱可夫解释说:“当初安排他担心第47集团军司令员,是考虑该部队驻扎在科韦利地区。由他来指挥这支部队,可以有效地遏制德军在那一地区的行动。

但他提出的方案,却让我和马利宁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。当我们仔细研究过他的作战方案后,越看越觉得从沼泽地区发起进攻,无疑是最佳的进攻方向。于是我们临时调整了任命,将他从第47集团军司令员该任为第48集团军司令员。”

“科斯契卡,”听完罗科索夫斯基的话之后,朱可夫欣慰地说道:“如果我们从沼泽地域的进攻,真的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你调整任命一事,没准能载入史册呢。”

见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都笑逐颜开的样子,索科夫忽然想起罗科索夫斯基在最高统帅部开会时,提交了自己的作战方案后,被史达林两次赶出了会议室,便小心翼翼地提醒两人:“元帅同志,大将同志,我现在有点担心。”

“担心什么?”罗科索夫斯基好奇地问。

“我担心这个方案递交上去之后,会被最高统帅否决。”

索科夫的话一出口,屋里的空气顿时凝固了一般,不管是朱可夫还是罗科索夫斯基,两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罗科索夫斯基轻轻地叹了口气,随后说道:“米沙说得有道理,这个看起来天方夜谭的方案,的确有被否定的可能。”

朱可夫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之后,又思索了一阵,点了一下头,说道:“没错,米沙说得很有道理。把这样的作战方案摆在最高统帅部里的会议上,肯定会遭到众人的反对。假如最高统帅本人也反对的话,那这个计划就有被否定的可能。”

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罗科索夫斯基问道。

“下周就要召开最高统帅部的会议,”朱可夫谨慎地说道:“我建议你把这份作战计划,让总参谋长安东诺夫和作战部长什捷缅科先看一看,如果能获得他们的支持,那么作战计划在最高统帅部会议上通过的几率就能增加。”

朱可夫说完这话后,有意停顿了片刻,又接着说:“当然,对你的这个进攻方案,我也会表态支持的。”

可能是看到屋里的气氛有些压抑,朱可夫及时地变换了话题,他望着索科夫问道:“米沙,你什么时候上任的?”

“昨天!”

“昨天?”朱可夫听到这个时间不禁一愣,随后反问道:“你们这里的防御工事修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报告元帅同志,工事修筑工作,我已经命令暂停了。”

“暂停了,为什么?”朱可夫有些不悦地问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,如果没有防御工事,一旦遭到德军的进攻,你们依托什么来进行防御?”

“元帅同志,请您听我解释。”索科夫见朱可夫脸上露出了不满的情绪,赶紧向他解释说:“这里的地形不适合修工事,往往战士们辛辛苦苦挖几个小时的战壕,但不到一夜的时间,可不到一夜的时间,战壕里就积满了水,就算用抽水机抽都不容易抽干。”

“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你才命令部队停止了工事的修筑?”

“没错,的确是这样。”索科夫点点头,肯定了朱可夫的说法:“我不能让战士们每天徒劳地从事无用的工作,这样会导致他们消耗大量的体力,变得疲惫不堪的。”

“米沙,”罗科索夫斯基比朱可夫更加了解索科夫,猜到他这么做,肯定有他的原因,连忙提醒他说:“把你心里的想法,都告诉元帅同志吧。”

“元帅同志,”索科夫继续说道:“根据我的观察,敌人在这里没有严密的防线,只不过在一些干燥的高地上,设立了个别分散的据点,这就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有能力,对我军进行大规模的进攻。”

“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,我决定参考德国人的部署,来建立我们的防御。于是我命人在防区内的高地上,布置火炮和机枪火力点,用来封锁整个沼泽。同时,我还命人在靠近沼泽边缘的地方,搭建一些可供坦克使用的射击平台……”

朱可夫耐心地听着索科夫的讲述,越听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柔和。等到索科夫讲完时,他脸上的表情已经从原来的生气,变成了欣赏: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干得不错,米沙。如果按照你的意思,来建立部队防御,是非常合适的。”

他站起身,对索科夫说道:“走吧,我们到沼泽边上去走一趟,看看敌人那边的防御情况如何。”

十分钟后,索科夫带着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,以及一些他们带来的指挥员,来到了沼泽边缘。这里没有什么茂密的树林,只有一些年份不长的小树、低矮的灌木丛,以及半人高的杂草。

跟在索科夫身后,穿行在这一地区的朱可夫,见到这种情形不禁点了点头,扭头对身边的罗科索夫斯基说:“科斯契卡,看来米沙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。在这样的地方修筑防御工事,要比在平原上修筑工事,多费几倍的人力物力。”

“没错,元帅同志。”罗科索夫斯基在一旁附和道:“这样的地形,的确不合适修筑大规模的防御工事,米沙所说的那种防御模式,反而是最适合的。”

一行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,忽然看到前方的草丛中有篝火,走在索科夫身边的普加乔夫不禁一皱眉头,不满地说:“谁在这里乱生火,难道就不怕引起火灾吗?”

“不会的,军事委员同志。”索科夫扭头对普加乔夫笑着说:“这里太潮湿,除非是在这些草丛上泼汽油,否则根本不用担心会起火的。战士们待在这里不容易,让他们生火煮点东西,也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。”

索科夫看到篝火旁坐着五名穿着雨披的战士,其中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兵,正拿着勺子在一口铝锅里搅来搅去。

可能是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老兵停下了手里的工作,扭头朝后面望去。看到一群将军正朝着自己走来,吓得连忙放下了勺子,大声地喊了一嗓子:“起立!”

随着他的喊声,原本还在嘻嘻哈哈的战士,慌忙站起身,挺直腰板原地立正之后,有些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的着装,免得被上级指挥员看到衣冠不整,会受到批评。

朱可夫来到篝火边,弯腰望向挂在架子上的那口铝锅,见里面的汤水正咕噜咕噜地翻滚着,便饶有兴趣地问老兵:“老兵同志,你们煮的是什么啊?”

“是第二战场,元帅同志。”

“第二战场?!”朱可夫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,不解地问老兵:“什么是第二战场?”

“元帅同志,请允许我向您解释。”旁边的一名看起来比较活跃的小战士,向朱可夫解释说:“就是米国援助我们的焖肉罐头,我们都戏称为‘第二战场’。”

朱可夫听后,呵呵一笑,随即转身对索科夫说:“米沙,你的部下很幽默啊。”

索科夫咧嘴一笑,回答说:“幽默的人通常心态就好,就算再糟糕的环境,他们也能过得有滋有味。”

“元帅同志,”老兵等索科夫说完后,忍不住开口问朱可夫:“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?”

“怎么,老同志。”朱可夫听老兵这么问,饶有兴趣地问:“是不是有点耐不住寂寞了?”

“寂寞倒不至于,就是生活太枯燥。”老兵说道:“我在想,如果还不能派我去打仗,不如让我回家,再过一段时间,就到了种土豆的时间。若是错过了季节,到秋天就没有土豆可以收获了。”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