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红色莫斯科 第1988章

实地考察了一番后,朱可夫对罗科索夫斯基的作战计划有了更多的认同。当几人重新回到了第48集团军司令部之后,他把索科夫叫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“米沙,我想问问你。”朱可夫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我们如何把坦克这样的庞然大物,送到沼泽对面去?”

“这个很好办。”索科夫解释说:“我们可以让工兵在沼泽里打上木桩,然后再在木桩上架设圆木,坦克就能通过圆木开到沼泽的对岸。”

“那步兵呢?”朱可夫接着问:“我刚刚看了一下,有些地段还是很容易把人陷进去的,我担心部队进攻时,会有一些战士会被沼泽吞没。”

“元帅同志,这一点我也考虑过了。”索科夫从一旁的桌上拿过特制的草鞋,对朱可夫说道:“这是战士们自己编的套鞋,又称为沼泽橇。在靴子外面穿上这种外形宽大的套鞋,进入沼泽之后就能最大程度地防止陷入泥潭之中。”

“还有,”不等朱可夫再问,索科夫就主动说道:“我打算让战士们再准备一些门板或者木筏,用来运送我们的机枪、迫击炮和小口径火炮……”

罗科索夫斯基听后,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容,他扭头对朱可夫说:“元帅同志,虽然米沙上任仅仅一天时间,但他却把该考虑的问题都考虑到了。”

“没错,米沙考虑得很周到。”朱可夫在附和了罗科索夫斯基的意见之后,笑着说道:“科斯契卡,你这次将米沙该任第48集团军司令员一事,我觉得你做得非常正确。”

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在司令部里吃完午饭之后,又称赞了索科夫几句,才乘车离开了第48集团军司令部。

看到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离开,普加乔夫抬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,如释重负地说:“谢天谢地,他们终于离开了。要知道,朱可夫元帅就算不说话,只是往那里一站,就能对人形成威慑力。”

“同志们,都回作战室吧。”索科夫知道自己提出的作战方案,不管获得了罗科索夫斯基的同意,今天也获得了朱可夫的认可。接下来,自己要紧锣密鼓地进行各项准备工作,便招呼众人回司令部开会:“我觉得我们要研究一下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工作。”

再说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离开索科夫的防区后,罗科索夫斯基试探地问朱可夫:“元帅同志,你下一步打算去什么地方?”

正在闭目养神的朱可夫,听到罗科索夫斯基的提问后,睁开眼睛说道:“我本来想去乌克兰第一方面军见见科涅夫元帅,但如今看来没有必要了。我需要立即乘飞机返回莫斯科,把你的作战方案交给安东诺夫,和他研究一下该如何说服最高统帅本人。”

听说朱可夫要去机场,罗科索夫斯基立即吩咐开车的司机:“调头,去机场。”

送走朱可夫的第二天,罗科索夫斯基就接到朱可夫从莫斯科打来的电话。元帅在电话里的内容很简单:“科斯契卡,立即把你手里的工作移交给马利宁,然后赶到莫斯科来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一听朱可夫让自己去莫斯科,猜到十有七八是和自己的作战方案有关,便试探地问了一句:“元帅同志,是和那个方案有关吗?”

“没错。”朱可夫肯定地说:“这个作战计划明天就要在最高统帅部的会议上展开讨论了,你作为计划制定者,应该出现在现场,亲自给大家讲解一下这个计划。”

“好的,元帅同志。”确认自己此次去莫斯科,就是为了游说最高统帅部的那班人,说服他们才难自己的作战方案:“我会在半个小时以后,乘机前往莫斯科。”

“我会派人在机场等你的。”朱可夫说完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“参谋长同志,”罗科索夫斯基放下电话后,把马利宁叫到面前,对他说道:“我刚刚接到朱可夫元帅的电话,他让我立即赶往莫斯科。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部队里的日常事务就由你来负责。若是处理不了,再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司令员同志,”马利宁听说罗科索夫斯基要立即赶往莫斯科,有些紧张地问:“是和我们作战计划有关吗?”

“是的,”罗科索夫斯基点了点头,用肯定的语气说:“明天作战计划就要在最高统帅部的会议上进行讨论,我需要赶到现场做讲解工作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乘坐的飞机刚刚在莫斯科东面的军用机场降落,停在跑道旁的一辆黑色轿车就启动了,跟着飞机跑了一段距离后,就稳稳地停在了螺旋桨还在转动的飞机旁边。

车刚停稳,一名少将就从车里出来,站在车旁看飞机的舱门打开,飞行员放下舷梯,然后罗科索夫斯基沿着舷梯下了飞机。

“大将同志,”少将绕过黑色的轿车,朝着罗科索夫斯基走过去,脸上带着笑容说道:“我是奉命来接您的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看清楚来人后,不禁大吃一惊,随后惊呼道:“雅科夫,怎么是你?”

雅科夫,史达林的长子,向罗科索夫斯基张开了双臂:“大将同志,可不就是我么,听说您今天到莫斯科来,朱可夫元帅特意吩咐我来接您的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上前和雅科夫来了一个拥抱后,也没有说太多的话,便一头钻进了停在旁边的轿车里。

雅科夫上车后关上车门,吩咐司机:“开车,去克里姆林宫!”

车启动之后,罗科索夫斯基有些好奇地问:“雅科夫,你什么时候当上将军的?”

雅科夫呵呵一笑,回答说:“自然是从米沙的部队回来后不久,我就被正式授予了少将的军衔。我能晋升得这么快,说来还是离不了米沙的帮助。”

“对了,雅科夫,你不是在武器装备部么?”罗科索夫斯基有些好奇,最高统帅部开会,雅科夫这个武器装备的人出来凑什么热闹?

“大将同志,我已经没有在武器装备部了。”雅科夫回答说:“我上周已经调到了总参谋部,担任作战部长什捷缅科将军的助手。”

听完雅科夫的新职务之后,罗科索夫斯基立即明白,朱可夫为什么会派他来接自己了。停顿片刻后,他试探地问:“雅科夫,这么说来,你看过我们的作战计划了?”

“是的,大将同志,的确看过。”

“你看完之后,有什么想法?”

雅科夫沉默了片刻,随后说道:“怎么说呢,这个作战计划相当大胆,虽然成功的几率很大,不过在会议上通过的几率不高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搞不清这是雅科夫个人的看法,还是总参谋部的意思,便试探地问:“这是总参谋部的意见吗?”

雅科夫听出了罗科索夫斯基的话外之音,他苦笑着说:“大将同志,我在总参谋部不过是一个新人,就算是作战部长的助手,但在这种事情上也没有任何发言权。我说通不过,肯定是指总参谋部的意思。”

听雅科夫很一说,罗科索夫斯基立即意识到,朱可夫为什么急着催自己来莫斯科,感情时想让自己亲自去说服总参谋部的那帮人,让他们同意自己的作战计划,并帮着自己说服史达林采纳这个计划。

“安东诺夫同志如今在克里姆林宫吗?”

“是的,”雅科夫点了点头,回答说:“如今总参谋部都在克里姆林宫里办公,如果你想找人,在那里都能找到。”

轿车来到了克里姆林宫的入口,门口的守卫拦住了轿车,将众人的证件检查一番后,对罗科索夫斯基说道:“大将同志,请交出您的武器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经常出入克里姆林宫,自然懂这里的规矩,听卫兵这么说,立即毫不犹豫地掏出了配枪,递给了对方。

卫兵接过罗科索夫斯基的手枪,抄下了枪号之后,将记录纸撕了一半下来,递给了罗科索夫斯基:“大将同志,您出来时凭借这张纸领取您的配枪。”

轿车停在了总参谋部所在的建筑物外面,雅科夫下车后,来到后面把罗科索夫斯基打开了车门,并客气地说:“大将同志,请跟我来,我带你去见总参谋长。”

雅科夫带着罗科索夫斯基来到了一个房间,屋子中间有一张长长的会议桌,以及二十多把做工精致的椅子。里面有十几名将军,但都没有坐在各自的位置上,而是围在会议桌的一头,正在低声地讨论什么。

雅科夫来到了安东诺夫的面前,抬手敬礼后,报告说:“总参谋长同志,我已经把罗科索夫斯基大将接来了!”

“大将同志,”听说罗科索夫斯基来了,安东诺夫立即停下了手里的工作,站直身体上前和罗科索夫斯基握手:“欢迎您到莫斯科来!”

接着什捷缅科和尹万诺夫等人,也纷纷上前和罗科索夫斯基握手,向他表示欢迎。

简单的寒暄过后,罗科索夫斯基开始言归正传,他望着安东诺夫问道:“总参谋长同志,您看过我的作战计划了吗?”

“是的,罗科索夫斯基将军。”安东诺夫点了点头,用手朝围在桌边的将军们一指,说道:“不光我看过您的作战计划,在场的人都看过。”

从众人的表情,罗科索夫斯基意思到恐怕在场的人,对自己那个大胆的作战计划,都是不赞同的。不过出于慎重,他还是小心翼翼地问:“这么说来,你们都不赞同我的计划?”

安东诺夫的目光从在场的将军们身上扫过之后,望着罗科索夫斯基说道:“根据我们大家的讨论结果,觉得从第3集团军掌握的第聂伯河上的登陆场,也就是从罗加乔夫地区实施突击,无疑是最合适的。”

“总参谋长同志,”见对方毫不迟疑地否定了自己的作战计划,罗科索夫斯基的心里虽然不满,但却不能随便发火,他只能耐着性子向安东诺夫解释说:“难道你不知道,在你们所设想的方向上,德军有完善的防御体系,并布置了重兵进行防御。假如我们从这个方向进攻,很有可能会付出巨大的伤亡。”

“罗科索夫斯基将军,”副总参谋长尹万诺夫开口说道:“为了解放我们的国土,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,我觉得也是值得的。”

“副总参谋长同志,”虽然罗科索夫斯基的心里明白,眼前说话的这位副总参谋长,因为得罪了史达林,早已被边缘化,不过他出于礼貌,还是耐心地向对方解释:“我们不怕流血牺牲,但付出牺牲的同时,我们也要考虑是否值得。明知道从这一方向进攻,我军将付出巨大的代价,还坚持不切实际的进攻计划,那是对指战员的生命不负责。”

“关于‘少流血’而获得胜利的口号,在艰苦繁重的芬兰战役结束之后,就被上级批评为一种不正确的、引导军队妄想轻易取胜的口号。”尹万诺夫表情严肃地对罗科索夫斯基说道:“大将同志,您作为一名方面军司令员,怎么能有这种错误的思想呢?”

尹万诺夫的话说完之后,罗科索夫斯基还没来得及反驳,什捷缅科就开口为他进行辩解:“尹万诺夫同志,以前我军的确有这种提法,不过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。据我所知,战果赫赫的索科夫将军,他就经常强调以最小的伤亡取得最大的胜利。至于他的这种提法是正确的,还是错误的,我想我不用说,大家也能心里有数。”

“索科夫将军的情况是个特例,不具有参考性。”安东诺夫开口说道:“假如我们一味地强调,要减少不必要的伤亡,恐怕就会出现指挥员担心部队伤亡过大,而消极避战的情况。所以我认为,从第3集团军控制的区域,向白俄罗斯德军发起进攻,无疑是最佳的选择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没想到,自己精心制定出来的计划,在总参谋部这里居然就遭到反对。假如通不过这一关,就算拿到最高统帅部的会议上讨论,恐怕也逃脱不了被否决的命运。他深吸一口气,对安东诺夫说:“总参谋长同志,难道你真的不打算把我计划仔细地琢磨一下吗?”

“对不起,大将同志,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。”安东诺夫歉意地对罗科索夫斯基说:“您的这个计划过于大胆,就算我们勉强通过,最高统帅本人看过之后,恐怕也不会同意实施的。所以,我给您一个忠告,您回去后,最好还是重新做一个计划,选择第3集团军所在的区域,作为我军的主攻方向。”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