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红色莫斯科 第2573章

“米沙,”阿杰莉娜看了一眼还站在索科夫面前的巴克豪斯,有些迟疑地说:“我要是去打听拜尔警官的事情,那你怎么和这名警官进行交流呢?”

“没关系,”索科夫表情轻松地说:“今天随我们一起出来的战士,就有一人懂德语,他可以临时客串翻译的角色。”

听索科夫这么说,阿杰莉娜才放心大胆地点点头,随后朝着远处的那名警长走去。

巴克豪斯看到阿杰莉娜离开,不免有些意外,他惊诧地问索科夫:“将军先生,不知那位姑娘去那边做什么?” “我们今天到这里来,是带着拜尔警官父子过来找人的。”索科夫向巴克豪斯解释说:“我刚刚看到那位带着他们去找局长的警长,已经出来了,但却没有看

到拜尔父子的踪迹,便让她过去问问。”

谁知巴克豪斯听后,脸上却露出了尴尬的表情:“将军先生,我想你们想从我们这里找到线索,恐怕不太容易。”

索科夫一惊,随即反问道:“为什么?” “您也知道,这里是美军控制区。”巴克豪斯和索科夫打过两次交道,也勉强算是熟人了,说话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,他尴尬地说:“这里的居民对俄国的军

队并不是太友好,当然也包括警察在内,如果由你们出面,让他们帮着找人,恐怕没人会真心帮你们的。” 对于巴克豪斯的这种说法,索科夫早就有心理准备。搞清楚怎么回事后,他的情绪恢复了正常,轻描淡写地说:“警官先生,你说的没错。我也发现纽伦堡这里的居民,对我们并不是太友好。不过这次要找的人,并不是我们的人,而是一名德军上尉的妻子和孩子,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麻烦,我特意带来了一名柏林

的警察,协助我们开展工作。由他出面去找人,所遭受的阻力应该小得多。” 得知索科夫他们要找的人,居然是德军军官的家属,巴克豪斯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:“将军先生,假如你们找的人是军官的家属,那就没有多大问题了。

而阿杰莉娜走到那名警长的面前,客气地问:“警长先生,不知随我们来的那对父子,如今在什么地方?” “他们正在局长的办公室。”警长向阿杰莉娜解释说:“刚开始,局长听说他们是跟着一名俄国将军过来的,到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找两个人,本来还挺不愿意的。但听说要找的人,是军官的家属,立即打电话给负责户籍的警察,让他到办公室报道。我出来的时候,那名负责户籍的警察已经到了,此刻可能正在帮着

你们的人查找户籍资料。”

阿杰莉娜又问了几个问题,向警长表示感谢之后,重新回到索科夫的身边,把自己打听到的事情,向他详细说了一遍。 索科夫心里在琢磨,纽伦堡虽然是大城市,但他们的局长充其量是上校,而这里是一个分局,局长顶破天是中校衔。如果是苏军控制区域,得知一名将军来到了自己的警局,局长肯定会亲自出来迎接,但这里是美军控制区,别说是自己,就算是索科洛夫斯基甚至朱可夫来了,对方也不见得会买账,照样会让他们坐

冷板凳。

巴克豪斯和索科夫又聊了几句后,就离开了。

等他刚一走开,瓦谢里果夫就有些迫切地问:“将军同志,我们怎么办,就一直在这里等下去吗?”

索科夫淡淡一笑,随口说道:“少校同志,我刚刚说了,外面太冷,你总不至于想到外面去吹西北风吧?” 瓦谢里果夫的本意,是想问问索科夫,是否应该派人去局长办公室瞧瞧,看拜尔父子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出来。此刻听索科夫这么说,立即意识到自己失态

了,索科夫都没有说话,自己这个负责保护他安全的警卫人员,哪里有说话的资格,便乖乖地闭上了嘴。

又等了十几分钟,拜尔父子终于从里面走了出来,和他们一起出来的,还有一名稚气未脱的小警察。

拜尔来到索科夫的面前,歉意地说道:“将军同志,真是不好意思,让您久等了。”

索科夫既然陪拜尔到这里来打听消息,自然不会有什么怨言,他开门见山地问:“怎么样,有线索了吗?”

拜尔点点头,回答说:“我们刚查询了有关的户籍资料,发现在慕尼黑大街那里住着的几家人中间,可能有我们要找的人。”

听拜尔这么说,索科夫立即站起身,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们就快点过去吧。”

“将军同志,”拜尔有些迟疑地说:“从这里到慕尼黑大街,至少有七八公里,如果走路的话,至少需要两个小时。”

“有车吗?”索科夫问道。

“有的,”小警察谨慎地说道:“有巡逻用的警车,我们可以乘坐那车前往。”

在小警察的带领下,众人来到了警局后面的停车场,索科夫看到一辆在柏林街头见到的那种加长的敞篷警车,便指着车问道:“就是这辆车吗?”

“当然,将军同志。”拜尔小心翼翼地说:“如今是冬季,坐这车有点冷,希望您别介意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索科夫朝身后的众人一摆手,说道:“别愣着了,都上车吧。”

小警察驾车带着众人来到了一条建筑物相对完善的街道,把车停在了一幢建筑物的旁边,扭头对拜尔说了一句:“到了!” 索科夫对拜尔说:“拜尔警官,你们父子跟着这名警察上去找人,我们就留在车里等你们。”索科夫心里清楚,假如这么多人同时上楼,一定会搞出不小的动

静,没准会让居民以为自己这帮人是来抓人的。

拜尔听索科夫这么说,立即明白了对方不想让这里的居民受到惊吓,便点点头,带着自己的儿子,跟着小警察下车进入了楼内。

等拜尔等人离开后,索科夫立即打开车门下了车,打算活动活动手脚。虽说刚刚在路上的时间并不长,但大冬天坐敞篷车,还是被冻得手脚冰凉。

见索科夫下车,阿杰莉娜和瓦谢里果夫也跟着下了车,学着索科夫的样子,在警车旁边活动手脚。 就在几人活动手脚时,从旁边的单元门里跑出几名小孩,他们来到警车附近,看着这些穿着苏军制服的军人,开始小声地嘀咕起来。说了一会儿,小孩就朝

旁边走去,不过依旧在叽哩哇啦地说个不停。

索科夫见孩子们一边说话,一边望向自己这里,不禁好奇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,便低声地问阿杰莉娜:“阿杰莉娜,你过去听听,那些孩子在说什么?”

阿杰莉娜“嗯”了一声,朝那些孩子所在的位置走了几步,侧耳去聆听他们都说了些什么。

几分钟之后,阿杰莉娜表情古怪地回到了索科夫的身边。

索科夫见状,忍不住惊诧地问:“阿杰莉娜,孩子们在说什么,是不是在说我们的坏话?”

“他们倒没有说什么坏话。”阿杰莉娜摇着头说:“他们正在讨论一个问题。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他们在讨论,”阿杰莉娜说道:“如果有十万拿破仑时期的哥萨克骑兵,对上现在的一个德军装甲团,谁能鞥取得最后的胜利。”

“这还用说嘛。”瓦谢里果夫听到这里,还不迟疑地说:“德国人的一个装甲团才多少人,沙皇时代的十万哥萨克骑兵,就算用脚踩,都把他们踩死了。”

但索科夫却摇头否定了瓦谢里果夫的说法:“那不见得,我觉得没准最后的结果恰好相反。” 见瓦谢里果夫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,索科夫继续说道:“德军一个装甲团下辖两个坦克营,每个坦克营下辖一个营部直属连、四个坦克连和一个维修连,各种

坦克、装甲车的数量加起来有两百多辆。以这样的装备来对付使用马刀和火枪的哥萨克骑兵,那简直就是一边倒的骑兵。”

“不会吧,将军同志。”听索科夫这么说,瓦谢里果夫还心存侥幸地说:“就算武器再落后,但哥萨克骑兵毕竟有十万人,人数上就占据了绝对的优势。” “少校同志,在战场上,不能单纯地看双方的人数对比。”索科夫心说小孩子讨论的问题,就如同后世那些沙雕说200个关公,可以干掉十辆虎式坦克一样愚蠢,他向瓦谢里果夫解释说:“拿破仑时代的骑兵冲锋,队形是相当密集的,德军坦克只要一开炮,就能给进攻的一方造成巨大的伤亡。我想几轮炮击结束之后,

进攻的骑兵就已经被击溃了。失去建制的骑兵,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可言,面对现代的装甲部队,他们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。” 听索科夫这么一分析,瓦谢里果夫沉默了。别看他扛着少校的肩章,但他从来没有上过战场,对战争的认识都是通过报刊杂志或者是影视作品,因此听到是十万哥萨克骑兵对付德军的一个装甲团,便本能地认为人数占优势的哥萨克骑兵,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。但听完索科夫的讲述,才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

了。

话题没法继续下去,众人都变得沉默了。

好在这时,拜尔父子和那名小警察从楼里走出来,索科夫连忙拉着阿杰莉娜迎了上去。

“拜尔警官,情况怎么样,找到人没有?” “将军同志,”拜尔摇着头说:“我们询问了楼里的居民,在今年四月时,的确有一些来自柏林的人在这里居住。但随着纽伦堡遭受盟军猛烈轰炸之后,很多

人都被疏散到乡下去了。没准霍森菲尔上尉的妻子和孩子,也在这些疏散的人员中间。”

索科夫最担心的事情,终于还是发生了。他板着脸,面无表情地问拜尔:“拜尔警官,那我们该怎么办,去乡下找他们吗?” “这是不可能的,将军同志。”但拜尔却摇着头说:“由于当时形势危急,根本来不及统计疏散名单。因此就算上尉的妻子和孩子在疏散人员之中,我们也无

法搞清楚他们究竟去了什么地方。” “那真是太遗憾了。”索科夫听完拜尔的话,明白要找到霍森菲尔上尉的妻子和孩子,简直比大海捞针还困难,他只能苦笑着说:“看来我们注定要让霍森菲

尔上尉失望了。”

“是啊,将军同志,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拜尔说道:“等回到柏林,我会把此事向霍森菲尔上尉详细解释的。”

小警察等拜尔说完话之后,小声地问了一句什么。

拜尔听后,对着索科夫说:“将军同志,这位小警察问我们,是否还要使用这辆车。如果不用的话,他就要开车回警局了。” 虽说从这里到居住的酒店,还有相当远的距离,但索科夫却不想再坐这车了。天寒地冻的,车上又是无遮无拦,要是再吹一阵寒风,等回到酒店时,没准会

被冻感冒,于是他对拜尔说:“拜尔警官,你让他先离开吧,我们可以走路回酒店。对了,还是要谢谢他开车送我们到这里来。”

拜尔向小警察道谢后,小警察抬手向索科夫敬了一个礼,开车离开了这里。

“将军同志,”瓦谢里果夫问道:“我们就这样走回去吗?”

“是的,少校。”索科夫点点头,说道:“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事情,就权当是散步了。” 一行人往回走的时候,阿杰莉娜有些担心地问索科夫:“米沙,我们这次来纽伦堡,没有能帮霍森菲尔上尉找到他的妻子和孩子,他知道这个消息后,会不会

特别失望?” 索科夫心想,就算没有自己的出现,霍森菲尔成为俘虏之后,与他的妻子和孩子同样没有见面的机会,最后凄惨地死在了苏军的战俘营里,最后连尸首都找不到。他轻轻地叹口气说道:“没办法,这就是战争的后遗症。不仅仅是他一个人,有千千万万的人,在这场该死的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亲人。能活下来,就是一

种幸运。” “嗯,你说的有道理。”阿杰莉娜缓缓地点点头:“虽然我们这次没有找到上尉的妻子和孩子,但也没有听到他们的死讯,也就是说,他们可能还活着。只要

还活着,我觉得他们早晚还有全家团聚的一天。” “对对对,只要还活着,就一定还有希望。”索科夫心想,霍森菲尔因为自己而活了下来,只要他的妻子和孩子还活着,没准在将来的某一天,就会重新返回位于柏林的家中,到时就是他们团聚的日子。

本章换源阅读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