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红色莫斯科 第1994章

动用潜伏在德军内部的情报人员,调查德军有没有在白俄罗斯缴获黄金,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索科夫原以为最多两天,就能得到答复,结果过了快一周时间,依旧没有接到来自方面军司令部的电话。

虽然黄金的事情没有了下文,不过防区的各种防御措施,都已经落实到位。西多林向索科夫和波涅杰林汇报说:“……如今我们在六个高地上,部署了三十门火炮和六十挺重机枪,完全可以封锁整个沼泽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科什金就从外面跑了进来,情绪有些紧张地报告说:“司令员同志,方面军司令员来了!”

“方面军司令员来了?!”索科夫勐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:“他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外面,马上就要进门了。”

索科夫快步朝门口走去,打算出去迎接罗科索夫斯基。

谁知刚走到门口,就差点与进来的人碰个满怀。来人连忙一把抓住了索科夫的双臂,稳住他的身体,随后问道:“米沙,你急匆匆地要去什么地方?”

光是听到声音,索科夫就知道拦住自己去路的人,就是自己打算去迎接的罗科索夫斯基,连忙原地立正抬手敬礼:“您好,大将同志!我就是听说您来了,正打算出去迎接您,没想到您却先进来了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一边朝屋里走,一边问道:“你这里的防御部署搞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大致已经到位。”索科夫落后半步,跟着罗科索夫斯基向里走,嘴里说道:“您来之前,参谋长正在向我汇报布防情况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点了点头,来到桌边与波涅杰林和西多林两人握手,然后坐下仰头望着西多林说道:“西多林上校,继续汇报吧,我想听听你们的防御部署完成得怎么样。”

西多林见罗科索夫斯基想了解防御部署情况,担心如果接着刚刚的内容讲下去,罗科索夫斯基肯定会提出很多问题,便又重头讲了一遍。

听完西多林的讲述,罗科索夫斯基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米沙,虽说你担任司令员的时间不长,但却把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,看来我当初力排众议,任命你为第48集团军司令员一事,是作对了。”

听到罗科索夫斯基的夸奖,索科夫不知该如何回应,只能咧嘴笑了笑。

“下个月初,会召开一次集团军首长参加的军事会议,讨论我们下一步的行动方针。”罗科索夫斯基对索科夫说道:“到时你们三个人都去参加。”

“是,大将同志!”
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,我差点忘记了。”罗科索夫斯基继续说道:“潜伏在白俄罗斯德军内部的情报人员,已经传回了情报。在德军占领白俄罗斯期间,虽然把上百吨的黄金和金银珠宝运回了德国,但那些都是他们在我们国内所抢劫的。而成批量的黄金,则没有找到任何的记录。”

索科夫听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说,顿时眼前一亮,随即对罗科索夫斯基说:“大将同志,这么说来,那批沉入沼泽的黄金,如今还完好无损地躺在沼泽里?”

“没错,”罗科索夫斯基点着头说:“那批黄金肯定还静静地躺在沼泽里,等待我们的人去发现他。”

“大将同志,”索科夫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,试探地问:“那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去打捞这批黄金呢?”

“不要着急嘛,米沙。”但罗科索夫斯基对打捞黄金一事,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:“既然这批黄金在沼泽里已经躺了三年,那么让它们再多躺两三个月,应该也没有多大问题。等我们把德国人从白俄罗斯赶走之后,自然会有专人去负责打捞这批黄金。”

得知打捞黄金的事情,由其它部门来负责进行,索科夫的心里不免有些失望。要知道,仅仅提供线索,和找到这批黄金所立下的功劳,简直有着天壤之别。

他想到季莫费是目前唯一的知情者,假如要进行打捞工作的话,绝对少不了他。想到这里,他对罗科索夫斯基说:“大将同志,那知道黄金沉没位置的季莫费,又如何安排他呢?”

“让他跟我走吧。”罗科索夫斯基说道:“我会派人把他送回莫斯科,然后让他去银行系统报道。如果真的能找到黄金,他的前途一定是无可限量的。”

“好吧,那立即命人把他叫过来。”

索科夫说着,拿起桌上的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后,对着话筒说:“是密列西耶夫中校吗?我是索科夫,立即把季莫费带到我这里来!”

十几分钟之后,密列西耶夫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。

一进门,他就兴奋地说:“司令员同志,我把季莫费带来了!”

下一刻,他就看到站在索科夫身边的罗科索夫斯基,吓得连忙把手举到额边,向对方敬礼:“您……您好,方面军司令员同志!对不起,刚刚我没有看到您!”

“没关系,中校同志。”罗科索夫斯基自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责备他,而是直截了当地问:“那位季莫费同志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门外,我马上叫他进来!”说完,密列西耶夫跑到门口,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:“季莫费,进来吧。”

随着密列西耶夫的喊声,身材矮小的季莫费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你就是季莫费?”罗科索夫斯基望着他问道。

“是的,大将同志。”季莫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罗科索夫斯基,显得格外慌乱:“我,我就是季莫费!”

“听说你参与了当年国立明斯克银行的黄金转移工作,是吗?”

“是的,大将同志。”

“你们在途中遇到敌机的轰炸,和德军的拦截,不得不选择将黄金沉入了沼泽之中。我说得对吗?”

听着罗科索夫斯基和季莫费之间的一问一答,索科夫心里不禁暗自好笑,他觉得两人的对话方式,就有点像在法庭上,律师盘问证人一般。不过出于礼貌,他强忍着笑意,站在旁边静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。

经过一番询问之后,罗科索夫斯基可以确定季莫费说的内容,都是完全真实的。他转身对索科夫说:“米沙,我该问的话已经问完了,我觉得季莫费同志说的话都是真实的。我打算带他回方面军司令部,再派飞机送他去莫斯科,协助有关部门开展接下来的黄金搜寻工作。”动用潜伏在德军内部的情报人员,调查德军有没有在白俄罗斯缴获黄金,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。索科夫原以为最多两天,就能得到答复,结果过了快一周时间,依旧没有接到来自方面军司令部的电话。

虽然黄金的事情没有了下文,不过防区的各种防御措施,都已经落实到位。西多林向索科夫和波涅杰林汇报说:“……如今我们在六个高地上,部署了三十门火炮和六十挺重机枪,完全可以封锁整个沼泽……”

没等他说完,科什金就从外面跑了进来,情绪有些紧张地报告说:“司令员同志,方面军司令员来了!”

“方面军司令员来了?!”索科夫勐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:“他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外面,马上就要进门了。”

索科夫快步朝门口走去,打算出去迎接罗科索夫斯基。

谁知刚走到门口,就差点与进来的人碰个满怀。来人连忙一把抓住了索科夫的双臂,稳住他的身体,随后问道:“米沙,你急匆匆地要去什么地方?”

光是听到声音,索科夫就知道拦住自己去路的人,就是自己打算去迎接的罗科索夫斯基,连忙原地立正抬手敬礼:“您好,大将同志!我就是听说您来了,正打算出去迎接您,没想到您却先进来了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一边朝屋里走,一边问道:“你这里的防御部署搞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大致已经到位。”索科夫落后半步,跟着罗科索夫斯基向里走,嘴里说道:“您来之前,参谋长正在向我汇报布防情况。”

罗科索夫斯基点了点头,来到桌边与波涅杰林和西多林两人握手,然后坐下仰头望着西多林说道:“西多林上校,继续汇报吧,我想听听你们的防御部署完成得怎么样。”

西多林见罗科索夫斯基想了解防御部署情况,担心如果接着刚刚的内容讲下去,罗科索夫斯基肯定会提出很多问题,便又重头讲了一遍。

听完西多林的讲述,罗科索夫斯基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米沙,虽说你担任司令员的时间不长,但却把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,看来我当初力排众议,任命你为第48集团军司令员一事,是作对了。”

听到罗科索夫斯基的夸奖,索科夫不知该如何回应,只能咧嘴笑了笑。

“下个月初,会召开一次集团军首长参加的军事会议,讨论我们下一步的行动方针。”罗科索夫斯基对索科夫说道:“到时你们三个人都去参加。”

“是,大将同志!”

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,我差点忘记了。”罗科索夫斯基继续说道:“潜伏在白俄罗斯德军内部的情报人员,已经传回了情报。在德军占领白俄罗斯期间,虽然把上百吨的黄金和金银珠宝运回了德国,但那些都是他们在我们国内所抢劫的。而成批量的黄金,则没有找到任何的记录。”

索科夫听罗科索夫斯基这么说,顿时眼前一亮,随即对罗科索夫斯基说:“大将同志,这么说来,那批沉入沼泽的黄金,如今还完好无损地躺在沼泽里?”

“没错,”罗科索夫斯基点着头说:“那批黄金肯定还静静地躺在沼泽里,等待我们的人去发现他。”

“大将同志,”索科夫等罗科索夫斯基说完,试探地问:“那我们应该在什么时候去打捞这批黄金呢?”

“不要着急嘛,米沙。”但罗科索夫斯基对打捞黄金一事,似乎没有多大的兴趣:“既然这批黄金在沼泽里已经躺了三年,那么让它们再多躺两三个月,应该也没有多大问题。等我们把德国人从白俄罗斯赶走之后,自然会有专人去负责打捞这批黄金。”

得知打捞黄金的事情,由其它部门来负责进行,索科夫的心里不免有些失望。要知道,仅仅提供线索,和找到这批黄金所立下的功劳,简直有着天壤之别。

他想到季莫费是目前唯一的知情者,假如要进行打捞工作的话,绝对少不了他。想到这里,他对罗科索夫斯基说:“大将同志,那知道黄金沉没位置的季莫费,又如何安排他呢?”

“让他跟我走吧。”罗科索夫斯基说道:“我会派人把他送回莫斯科,然后让他去银行系统报道。如果真的能找到黄金,他的前途一定是无可限量的。”

“好吧,那立即命人把他叫过来。”

索科夫说着,拿起桌上的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后,对着话筒说:“是密列西耶夫中校吗?我是索科夫,立即把季莫费带到我这里来!”

十几分钟之后,密列西耶夫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。

一进门,他就兴奋地说:“司令员同志,我把季莫费带来了!”

下一刻,他就看到站在索科夫身边的罗科索夫斯基,吓得连忙把手举到额边,向对方敬礼:“您……您好,方面军司令员同志!对不起,刚刚我没有看到您!”

“没关系,中校同志。”罗科索夫斯基自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责备他,而是直截了当地问:“那位季莫费同志在什么地方?”

“就在门外,我马上叫他进来!”说完,密列西耶夫跑到门口,冲着外面喊了一嗓子:“季莫费,进来吧。”

随着密列西耶夫的喊声,身材矮小的季莫费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“你就是季莫费?”罗科索夫斯基望着他问道。

“是的,大将同志。”季莫费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罗科索夫斯基,显得格外慌乱:“我,我就是季莫费!”

“听说你参与了当年国立明斯克银行的黄金转移工作,是吗?”

“你们在途中遇到敌机的轰炸,和德军的拦截,不得不选择将黄金沉入了沼泽之中。我说得对吗?”

经过一番询问之后,罗科索夫斯基可以确定季莫费说的内容,都是完全真实的。他转身对索科夫说:“米沙,我该问的话已经问完了,我觉得季莫费同志说的话都是真实的。我打算带他回方面军司令部,再派飞机送他去莫斯科,协助有关部门开展接下来的黄金搜寻工作。”